收藏本站設為首頁社 區求片/留言手機版
33動漫網-無修動漫
  1. 熱門動漫:火影 海賊王 龍珠 無修 龍珠 尾巴

首頁  »  完結動漫 » 鬼滅之刃

鬼滅之刃高清在線

    鬼滅之刃

  1. 狀態:全26集

    原作:

  2. 欄目:完結動漫

    對白:日語

  3. 地區:日本

    年份:2019

  4. 類型:奇幻/劇情/

    監制:外崎春雄/

  5. 更新時間:2019-09-29 07:38
  6. 配音員:花江夏樹/鬼頭明里/下野纮/松岡禎丞/
  7. 下載地址:下載地址一
  8. 播放時間:
加載中...

鬼滅之刃劇情簡介

    時值日本大正時期。一位名叫竈門炭治郎的平凡農家少年,在身為一家之主的父親過世,家中還有母親及一群年幼弟妹的情況下,靠著賣炭勉強維持全家人的生計,原本一直認為這樣幸福的日子會永遠持續下去的炭治郎,卻在某一天賣完炭回家後,發現他的家人因為不明原因被屠殺,唯獨長女禰豆子似乎還存活著,然而禰豆子的樣子卻跟平常好像不太一樣……?為了尋求拯救妹妹的方法,炭治郎踏上了斬妖除魔的冒險旅程。

    主要角色

    灶門炭治郎灶門炭治郎(かまどたんじろう),Kamado Tanjiro,聲:花江夏樹
    原作初登場:第1話/年齡:13歲(故事開始時)→15歲/身高:165cm/鬼殺隊階級:癸→庚(無限列車篇)/使用呼吸法:水之呼吸、火之神神樂/喜歡的食物:楤木芽
    本作主人公。灶門家長子,造型為制服上披著市松圖案的羽織,有著一頭深紅發與紅色眼睛的「赫灼之子」(從事火仕職業家庭的孩子),左額上有著小時候為了保護弟弟,而被滾燙的水壺燒傷的大片傷痕,最終選拔與手鬼戰斗時因為受到撞擊,導致身體恢復后傷痕顏色變深,耳上掛著日輪花紙耳飾。
    性格善良憨厚,不擅于說謊(因為說謊表情就會變得很奇怪),另一方面卻又十分固執,絕不會欠對方人情和金錢。有著如石頭般堅硬的額頭,能讓被撞擊的人失去知覺。以及不輸犬類的靈敏「嗅覺」,可以從摔碎盤子中很快聞出貓的味道,甚至到了能感應敵人出沒的程度,經過訓練后甚至連極細微的縫隙都能成功感應,能輕易找到殺鬼隊多年來無法找到的鬼舞辻無慘。
    擁有獨特的黑色日輪刀(所有元素混在一起就是黑色),但因為多次在戰斗中損毀而讓他時常被鋼鐵冢追殺,后在煉刀師之村與特訓人偶"緣壹零式"作對戰訓練時,從"緣壹零式"身上得到一把300多年的古刀,但因為刀身已銹蝕,在擊敗上弦半天狗和玉壺后,由鋼鐵冢磨制成一把全新的日輪刀,刀刃漆黑的色澤比前一把刀更加有深度,火焰狀的刀鍔為炎柱煉獄杏壽郎的遺物,刀根上刻有「滅」的文字。
    原為平凡農家子弟的長兄,家人有母親葵枝,三位弟弟竹雄、茂、六太,還有兩位妹妹禰豆子、花子。由于父親炭十郎早逝,因此靠著賣炭維持家里的生計。在某次賣完炭的回程途中,被住在山腳的三郎以『夜晚會有鬼』為理由要求寄住在他家一晚而躲過了被鬼屠殺的命運。為了尋找將禰豆子變為人類的方法而成為斬鬼人。
    于富岡義勇的介紹下拜鱗滝為師,并成功習得水之呼吸法成為鬼劍士,在與十二鬼月的下弦之伍·累交手時,想起了父親的事而能使用火之神神樂,加上禰豆子血鬼術的覺醒,讓兩兄妹加深羈絆跨越了重重障礙。
    在無限列車篇因為杏壽郎的戰死而自責自己的弱小,在造訪杏壽郎的弟弟千壽郎后決心變強。與斬盡殺絕的傳統鬼殺隊不同,炭治郎認為鬼有善惡之別,并不一定全是必須得斬殺的對象,但仍然會毫不猶豫地斬殺已傷害過人的鬼。
    身上似乎具有能使用歷史上最強呼吸法「日」之呼吸的血統,惟炭治郎尚未領悟使用之道,其耳環是「日」之呼吸血統的繼承者證明,「日」之呼吸使用者能使用其它所有種類的呼吸招式,其先代祖先使用的「日」之呼吸是古代一開始人類唯一會使用的呼吸法,是所有呼吸法的始祖,后人學習模仿「日」之呼吸各自擷取一部分衍生出各種的呼吸法。鬼的始祖鬼舞辻無慘,似乎在過去有被「日」之呼吸使用者擊敗過的經歷,極為在意其耳環圖案(家徽或血統),故只要發現可能具有「日」之呼吸血統的相關對象皆欲趕盡殺絕。
    在吉原篇奉音柱·宇髄天元之命,變裝成游女"炭子"臥底在吉原著名的青樓"時任屋,因為發現上弦之陸·墮姬意圖抓走時任屋的明星花魁鯉夏而與她交戰,被對方嘲諷刀才攻擊沒幾次就出現裂痕,因而深覺自己不適合使用水之呼吸,并開始持續使用火之神神樂,就在差一步就能夠打倒墮姬時卻因為身體能力達到極限而不支暈倒,由禰豆子代替上陣,后被弟弟竹雄的魂魄喚醒,出面阻止被怒氣沖昏頭變身為惡鬼狀態的禰豆子。后在與墮姬和其兄妓夫太郎的交戰中,被妓夫太郎的毒鐮刺中下巴,但中途額頭的傷疤轉變為火紋狀增加了其力量,順利擊敗了兩兄妹,但也因體力透支昏迷了整整兩個月。
    感覺水之呼吸和自己不太適合,而火之神神樂威力雖強,但身體卻難以負荷,在對此有自覺后,開始新的「自己的呼吸法」的摸索。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6742票獲得第1名。
    灶門禰豆子灶門禰豆子(かまどねずこ),Kamado Nezuko,聲:鬼頭明里
    原作初登場:第1話/年齡:12歲(故事開始時)→14歲
    灶門家長女,炭治郎的大妹。
    炭治郎一家被屠殺之后唯一的生還者,但卻在被鬼的始祖·鬼舞辻無慘攻擊的同時沾染到了其血液而產生異變,變成所謂「食人鬼」的模樣。因為身受重傷,在炭治郎要背他找大夫時,突然變成兇暴的鬼,并且對是人類的炭治郎發動攻擊,后再炭治郎持續不斷的呼喚下恢復了些許的人性,最初原本打算斬殺禰豆子的富岡,也被禰豆子雖然變成了鬼,但仍保有意識知道炭治郎是自己的哥哥,并在他危險時保護他的舉止所感動而放過兩兄妹。為了避免她咬傷人而用竹子堵住她的嘴,并用繩子綁住。
    變成鬼的禰豆子雖然認得炭治郎,但并未取回身為人類時的自我,智能與行為舉止也都退化成幼兒狀態,對此珠世認為在禰豆子心中,可能有比找回自我更加優先的事情,有能將身體變大變小的能力。因為鬼懼怕陽光的體質,因此平時都躲在鱗滝特制的木箱中讓炭治郎背著到處走。最初只會使用基本拳腳攻擊,雙腿相當有力,踢飛過想殺害炭治郎的鬼。在那多蜘蛛山篇與十二鬼月的下弦之伍·累交手時靠自身意志覺醒了血鬼術「爆血」,能夠讓自己的血燃燒。在怒氣爆發的情況下會變成大人的樣貌,口中的竹子掉落,化身為全身纏繞這藤花紋路的惡鬼狀態。
    在鱗滝的暗示下,會把人類當成家族、鬼當成敵人來看待,雖然對人血還抱持著強烈的渴望,但已可用自己的意志壓抑住,是繼珠世后,第二個擺脫了鬼舞辻無慘掌控的鬼,藉由睡眠代替食用人血恢復體力,也因此身體恢復再生速度比一般的鬼還要緩慢。但在惡鬼化狀態下擁有與上弦不相上下甚至之上的恢復再生速度,能夠借著血液凝結讓斷掉的肢體瞬間接回來,根據其大弟竹雄所述,禰豆子和炭治郎一樣屬于性格溫和但生氣起來卻很恐怖的類型,曾在小時候把一個欺負孩童的大人嚇得跪地求饒,讓他相當恐懼,吉原篇中由于看到被上弦之陸·墮姬所傷的炭治郎,讓她憶起母親與弟妹被屠殺的情景而惡鬼化,以壓倒性的強大力量將墮姬打到一度無法招架,后在打算透過吃人補充大量消耗的體力時被炭治郎即時阻止,并唱了她從小最喜歡的搖籃曲才終于恢復原狀。
    于煉刀師之村和兄長一起遭遇上弦半天狗的襲擊,為了協助炭治郎而用血鬼術使炭治郎的刀化成燃燒的紅刀「爆血刀」,使炭治郎的攻擊力大增。激戰到最后因為日出而受到嚴重傷害,卻發生變異使傷勢消失,會講簡單的幾句話并克服鬼的弱點陽光而能在白天活動。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3319票獲得第3名。
    我妻善逸我妻善逸(あがつまぜんいつ),agatsuma zenitsu,聲:下野纮
    原作初登場:第6話/年齡:16歲/鬼殺隊階級:癸→庚(無限列車篇)/使用呼吸法:雷之呼吸/喜歡的食物:甜食、高級料理(例如鰻魚)。
    炭治郎參加鬼殺隊最終試驗時合格的五名同期生之一(但炭治郎完全沒有印象),造型為制服上披著三角形圖案的黃色羽織,留著金色中短發的圓眉少年,日輪刀刀紋是閃電圖案。為人十分膽小懦弱,時時刻刻都認為自己馬上就要死了,為了不要在單身狀態下死去,時常糾纏女孩子要對方跟他結婚。雖然性格不討人喜歡但心地善良,會為了朋友和女孩子挺身而出。看到禰豆子后一見鐘情。擁有極佳的「聽覺」,能夠聽見心聲以及分辨人與鬼的聲音。
    在成為鬼殺隊前被女子欺騙不得不替她換債,卻被討債人用『培養』的名義進行地獄式訓練,某次為了躲避師父的嚴格訓練而逃到樹上,恰巧被一陣落雷連人帶樹給擊中,讓原先的黑發變成了現在的金發。本來覺得要死了卻撐過訓練參加了試驗,之后運氣好存活下來,但又回到了地獄般生活。由于炭治郎阻止了其哭鬧要跟路人女生求婚,而要求在他結婚前保護自己。聽到炭治郎說放著禰豆子的箱子很重要后死死的保護著不讓敵人觸碰,讓炭治郎對他有所改觀。
    在過度緊張與恐懼之下會陷入沉睡,卻能夠變強發揮精湛的劍術雷之呼吸法,但自己不知道這件事情。雖然目前在雷之呼吸法的6種基本型態當中只習得壹之型的"霹靂一閃",但已有著宛如雷電般快速斬鬼的實力。
    吉原篇奉音柱·宇髄天元之命,變裝成游女"善子"臥底在吉原著名的青樓"京極屋,被其它同事評論"長的丑卻很有音樂天份",期間因為聽見有女孩在哭泣,上前了解狀況時發現京極屋的明星花魁蕨姬正在對底下的禿動粗,在與蕨姬的對話中隨即聽出"鬼的聲音",仍然鼓起勇氣拯救該名遭施暴受傷的禿,被蕨姬打傷后藏匿至地底準備作為食糧,后因伊之助的亂入而獲救,并以睡著的狀態加入戰局。
    煉刀師之村篇后對彌豆子克服怕陽光的弱點,以及能夠開口說話感到而情緒激動,并擅自隨口向彌豆子求婚,然而彌豆子目前只學會叫伊之助的名字,讓他氣到想找伊之助泄憤。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4299票獲得第2名。
    嘴平伊之助嘴平伊之助(はしびらいのすけ),hashibira inosuke,聲:松岡禎丞
    原作初登場:第21話/年齡:15歲/鬼殺隊階級:癸→庚(無限列車篇)/使用呼吸法:我流獸之呼吸
    炭治郎參加鬼殺隊最終試驗時合格的五名同期生之一,頭戴灰色的山豬頭面具,腰間披鹿毛、腳邊披熊毛、上半身赤裸身材魁梧的少年,面具下的真面目卻有著女孩子般的臉蛋,連自視甚高的墮姬都不得不承認他的漂亮,精通二刀流。在山中長大的伊之助有著異常的「觸覺」,能夠感知空氣的搖動。其劍術流派為自創的我流獸之呼吸法
    偶然間遭遇了鬼殺隊成員,并在比力氣時搶走對手的日輪刀后得知了鬼殺隊的選拔與鬼的存在,之后在沒有他人的指導下闖進選拔賽并獲得鬼殺隊的資格。由于合格后沒有聽取說明隨即就跑下山,因此炭治郎并不知道他也是合格者之一。
    是主角群中唯一沒有制服、日輪刀以及傳話烏鴉的成員,他的傳話烏鴉因為有18次以上差點被他當成食物吃掉而躲起來不敢現身,日輪刀是和其他鬼殺隊成員比力氣時從他們手中搶來的,喜歡使用刀刃破損沒有刀鍔的刀戰斗,不戰斗時則用布卷起來。
    在那多蜘蛛山篇與累的手下爸爸鬼交手時損毀,后從拿到鐵穴森那里獲得一把刀刃為鼠藍色的日輪刀,拿到刀第一件事就是把刀刃砸爛,通常是有話直說,直接開打型的。喜歡跟別人比力氣,口頭禪是"豬突猛進",雖然有著不服輸的性格,但是意外的很玻璃心。
    幼年被自己的母親遺棄于深山當中,由一頭母野豬撫養才得以存活下來,由于時常下山跑到一位名為孝治的青年家中、和孝治患有老年癡呆癥的祖父討食物吃,也因此在這期間學習人類語言的能力非但沒有喪失,還以飛快的速度進步。
    和炭治郎一起行動后開始有了戰斗以外的思緒,因此對自己的變化感到困惑。在吉原篇奉音柱·宇髄天元之命,變裝成游女"豬子"臥底在吉原著名的青樓"荻本屋,因為查覺到墮姬的"氣息"而先發制人,但還是讓對方逃脫,后在與墮姬和妓夫太郎的交戰中,被妓夫太郎的毒鐮刺中胸口一度生命垂危,由禰豆子的血鬼術清除了體內的毒素,戰后比昏迷兩個月的炭治郎早一個禮拜醒來。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977票獲得第5名。

    鬼殺隊

    產屋敷家

    產屋敷耀哉產屋敷耀哉(うぶやしきかがや),聲:森川智之
    柱所侍奉的主公,臉部以上有著嚴重傷害,雙眼失明。他的聲音、動作節奏能夠讓對方心情舒爽。用現代語來說就是“1/f震動(粉紅震動)”兼具被領袖氣質和驅動大眾能力的人經常才有的能力。似乎與珠世小姐相識。重視手下,在無法行走之前仍每天來替在戰斗中犧牲性命的隊員掃墓,鬼殺隊將他視為自己的親生父親般敬重,即使是性格粗暴的不死川實彌也一樣。
    其家族由于與鬼舞辻無慘有血緣關系,在千年前鬼舞辻成為鬼后仿佛受到了詛咒,生下的孩子(特別是男性)全都體弱多病,沒有多久就夭折,為了不讓血脈被斷絕,產屋敷一族聽從神主的建議,代代都與神官一族的女孩結為聯理,雖然以這樣的方式延續了后代的性命,但仍然沒有人能成功活到30歲。
    在宇髓的回憶之中出現時,當時雙眼尚未失明,只有額頭一角有著些許的傷痕。隨著劇情的進展,病況更加的嚴重,在炭治郎等人打倒妓夫太郎、墮姬時就因為太過興奮而激動到吐血,說出了「到我們這代必定可以打倒你」、「鬼舞辻無慘是一族的污點」等話語。
    深知自己即將不久于人世,自愿當誘餌讓鬼舞辻找到他的宅邸,與妻子天音和兩個女兒一同引爆炸彈自盡身亡,享年23歲。
    產屋敷天音產屋敷あまね(うぶやしきあまね)
    產屋敷耀哉之妻,神官的女兒,留著白發面無表情的美女,被時透形容"美到如同白樺樹的妖精"。在產屋敷病重之際擔任柱合會議的代理主持人。后和兩個女兒跟隨產屋敷一同引爆炸藥身亡。
    產屋敷雛衣產屋敷ひなき(うぶやしきひなき),聲:井澤詩織
    產屋敷家長女雙胞胎,輝利哉、杭奈、彼方的姊姊們,與妹妹們外貌相似的白發。在炭治郎等人在參加最終選拔擔任主考官。和母親一樣不想離開父親而與父母一同身亡。
    產屋敷日香產屋敷にちか(うぶやしきにちか)
    產屋敷家長女雙胞胎,輝利哉、杭奈、彼方的姊姊們,與妹妹們外貌相似的白發。和母親一樣不想離開父親而與父母一同身亡。
    產屋敷輝利哉產屋敷輝利哉(うぶやしき),聲:悠木碧
    產屋敷家長男,耀哉之子及其繼任者,以八歲之齡成為產屋敷當主。與姊姊們外貌相似,但頭發是黑發。產屋敷家族的男孩子通常體弱多病,在十三歲之前都會當成女生來養育。
    在炭治郎等人在參加最終選拔擔任主考官。在無慘逃入無限城后,在無限城中散布附有愈史郎血鬼術符咒的信鴉,利用鴉之眼繪制城內地圖,指引鬼殺隊成員前往無慘藏身之所。
    產屋敷杭奈產屋敷くいな(うぶやしきくいな)
    產屋敷家么女雙胞胎,與姊姊們外貌相似的白發。
    產屋敷彼方產屋敷かなた(うぶやしきかなた)
    產屋敷家么女雙胞胎,與姊姊們外貌相似的白發。

    富岡義勇富岡義勇(とみおかぎゆう),聲:櫻井孝宏
    原作初登場:第1話/年齡:19歲(故事開始時)→21歲/鬼殺隊階級:柱/使用呼吸法:水之呼吸/喜歡的食物:鮭魚蘿卜(鮭大根)
    使用「水」之呼吸的水柱。沉著冷靜不茍言笑的黑發青年,日輪刀刀根刻著"惡鬼滅殺"的字樣,鬼殺隊制服套著左右兩邊花樣不同的羽織,其中羽織左半邊和他已故好友錆兔的衣服是相同花色,被伊之助稱作"半半羽織"。與樂觀的杏壽郎相比較為孤傲,不太合群也總是在會議上缺席,曾多次表示自己和大家不一樣,胡蝶點出他這樣性格被其它柱所討厭,雖然他本人極力否認。
    是故事中首位登場的柱,在炭治郎被異變化的禰豆子襲擊之時出現。即將要把禰豆子斬殺之時被炭治郎阻止,看似冷漠無情,但對炭治郎放棄思考只顧求情的舉動做出了嚴厲的斥責,并要他做出若妹妹變成食人惡鬼時就要他親手斬殺妹妹再自殺的負責舉動,之后放過了禰豆子,也遺憾的表示若自己能早到半日也許就能阻止這場悲劇的發生。還指引他們去找一名叫做鱗瀧左近次的男人。
    在那多蜘蛛山篇輕易斬殺了讓炭治郎等人陷入苦戰的十二鬼月下弦之伍·累,以及累的手下"爸爸",在認出了炭治郎后不斷阻撓想殺死禰豆子的蟲柱胡蝶忍,被認為違反隊規,在柱合裁判時面對爭論該如何處置三人的眾柱,他也在鱗瀧寫的介紹信中作出承諾,如果禰豆子出現了吃人的舉動,鱗瀧、炭治郎與自己都將會切腹以示負責。
    從柱合會議中得知火紋的出現條件,卻表示自己不愿參與實驗,后來拗不過死纏的炭治郎才說出自己其實沒有通過最終試煉,不配當斬鬼人也不配當柱的真相。
    幼年時期全家在姊姊的大喜之日前夕遭鬼殺害,他則被姊姊藏起來而逃過一劫,成為孤兒被鱗瀧收為弟子,與錆兔因為年紀相近又有同樣的經歷而成為摯友,13歲時兩人一起參加了鬼殺隊的最終選拔,但卻在一開始就被鬼重傷,錆兔將他救下后交給別的考生,自己則又獨自跑去幫助其他遭遇危險的考生,富岡想阻止錆兔,但又因為失血而失去意識,當回過神來,最終選拔早已結束,錆兔也在選拔中喪命,從此深感愧疚,認為這些成就都是錆兔贏來的,自己明明什么都沒有做到卻爬到了現在的位置,極力希望炭治郎成為下一任水柱。最后被炭治郎提到錆兔的一句話給打醒,加入實驗與訓練之中。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2190票獲得第4名。
    胡蝶忍胡蝶しのぶ(こちょうしのぶ)
    原作初登場:第4話(正式登場是第28話)/年齡:18歲/鬼殺隊階級:柱
    使用「蟲」之呼吸的蟲柱。外貌為帶著蝴蝶發飾的馬尾少女,日輪刀刀身為特殊的勾針狀,四枚翅型刀鍔,鬼殺隊制服里披著蝶花圖案的羽織,是其死去的姐姐香奈惠的遺物。是唯一無法砍下鬼的腦袋的柱,相對的卻是個厲害的制毒師,以藤花為原料制造出各種毒殺招式,除此之外還經營名為"蝴蝶屋"的醫療設施,因為精通藥學,所以負責治療受重傷的隊員。
    初登場時只出現在鱗瀧對于鬼殺隊的說明當中,正式登場于那田蜘蛛山篇中段,在打算殺死彌豆子時被富岡阻止,柱合裁判后將受傷的炭治郎等人帶往蝴蝶屋治療。
    與現在相比,過去的她曾和富岡一樣是個不茍言笑的人,幼年父母被鬼殺害,她與姐姐香奈惠在差點也要遭到毒手時被巖柱悲鳴嶼拯救,后兩姊妹立下一同變強保護無辜人民的愿望進入鬼殺隊,并收留了差點被人販子賣掉的少女香奈呼作為其繼子,而后香奈惠卻因為對鬼心軟導致自己被鬼殺害,讓她悲痛欲絕。雖然平時總是笑容滿面,但炭治郎在她身上聞到的,是一股"憤怒的味道",而她本人也不否認,并提到從姐姐被鬼殺死的那一刻起,她無時無刻不憎恨著鬼,即使如此也繼承姐姐「希望人與鬼友好」的愿望,但面對為保身而撒謊,最后露出本性襲擊人的鬼內心深處積蓄著無可救藥的厭惡感。這樣日子久了也讓她覺得很累,雖然知道炭治郎擁有與自己相同的過去,但也表示絕不會動搖救鬼的信念,并將這種相反的想法寄托給了炭治郎。
    后在與其他柱一同困在無限城時,對上了當年殺死香奈惠的上弦之貳·童磨,最終因實力差距不幸戰死,尸體被童磨吸收進體內。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813票獲得第6名。
    煉獄杏壽郎煉獄杏壽郎(れんごくきょうじゅろう)
    使用「炎」之呼吸的炎柱。有著一頭黃紅色相間的長發。日輪刀刀紋是火焰圖案,刀鍔為炎型,鬼殺隊制服里披著火焰圖案的羽織。性格樂天,熱情如火,不太聽人說話,卻擁有出色的領導力和判斷力。
    父親槇壽郎為前炎柱,另有一名幼弟千壽郎。母親在他幼年時因病過世,原本樂于教導孩子劍術的父親不堪喪妻之痛,從此變的委靡不振甚至開始酗酒,于是靠著研讀家傳的炎之呼吸指南書自學努力成為柱,年紀輕輕就讀完了三冊,在正式升格為炎柱后原本要回家向父親報告這個好消息,得到的卻是父親一句「無聊透頂,反正我們父子倆都成不了大事」作為回應,讓他心里倍感受挫,但為了不讓弟弟千壽郎擔心而勉強裝出笑容,鼓勵千壽郎"不管未來要走的路有多艱難,都要成為一個出色的人,并且擁有如火焰般燃燒的熱情"。
    最初柱合裁判時反對當主接納禰豆子進入鬼殺隊,但在看到禰豆子拼命列車拯救乘客的舉動后對她有所改觀,打從心里認同她是鬼殺隊的一員。在下弦之壹·夢魘襲擊列車時,給炭治郎他們下達了整頓列車事態的正確指示。能夠在無限列車內瞬間移動五節車廂,用技能的威力來緩和翻滾沖擊的實力。在炭治郎被列車長的錐子刺中腹部血流不止時指導他用"全集中常中"止血。
    在無限列車篇攻防戰篇中,為了調查鬼而與炭治郎等人一同搭乘無限列車,途中遭遇來自夢魘的偷襲,雖然在眾人的合作下成功擊敗了夢魘,保住列車上200名乘客的性命,但上弦之叁·猗窩座卻隨之而來,在拒絕猗窩座“變成鬼獲得永生得以精進武藝”的提議之后,與猗窩座展開激戰身負致命傷,但仍然力戰拼搏擊退猗窩座,臨終前將想告訴父親和千壽郎的話傳達給炭治郎,在看到母親的魂魄出現在面前后含笑而逝。死后其日輪刀的刀鍔被弟弟千壽郎收回,并送給了炭治郎。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021票獲得第7名。
    宇髄天元宇髄天元(うずいてんげん)
    使用「音」之呼吸的音柱。原忍者,綽號"二刀流的宇髄天元"。頭巾上有著許多鉆珠的男子,卸妝后意外的十分美型,口頭禪是“華麗”,自稱"祭典之神"。日輪刀外型為兩把連著鎖鏈的鉤狀的太刀。身型壯碩,可以利用肌肉強行使心臟停止,暫緩毒素的蔓延。
    是原本被世人認為江戶時期后就已經不存在的忍者家族末裔,身體具有一定的抗毒性,家中包括他在內的九個兄弟姊妹在15歲時就死了七個,只剩下自己與小兩歲的弟弟幸存,于是兩兄弟被擔憂家族未來的父親如同著魔般瘋狂訓練著,導致弟弟成為了一個與父親一樣冰冷無情的人,害怕自己也會變成這樣的宇髄天元脫離了家族自立門戶,并娶了同樣是忍者的三名女子雛鶴、槇于、須磨為妻,期間遇到了鬼殺隊現任當主產屋敷耀哉,對于認同他理念的產屋敷抱有感激之心而自愿成為鬼殺隊一員。
    在吉原游郭篇中,派去潛伏在吉原打聽上弦消息的三位妻子突然與他斷了聯系,在打算帶走蝶屋的三名醫護人員去吉原時被炭治郎、善逸和伊之助阻止,于是改變主意轉讓三人變裝成游女混入吉原的三個著名游女屋,自己則先只身前往切見世(最下級妓院)找到因中毒而被算往此地的妻子之一雛鶴,在給予雛鶴解毒藥后聽見地底下有著很清楚的打斗聲響,隨即以音之呼吸的爆炸潛入地面,找到被墮姬擄走的另外兩名妻子槇與、須磨,以及正在與墮姬分身交戰的伊之助和善逸。在禰豆子惡鬼化陷入失控狀態時提醒炭治郎老實給禰豆子唱一首搖籃曲,讓她恢復了理智,雖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斬下墮姬的頭顱,但他發現墮姬的身體不但沒有崩潰消失,還從身體生出了另一個男鬼妓夫太郎,勝負瞬間逆轉,因為妓夫太郎的劇毒血鐮以及壓倒性實力而失去了左手和左眼,最終在炭治郎等人的幫助下合力擊敗了兩兄妹,并透過禰豆子的血鬼術凈化身體的毒素,事后他向趕來支援的小芭內表示自己決定在此退役,雖然身受重傷并由三位老婆攙扶,卻仍然能站起來甚至自己走,讓"隱"們既害怕又佩服。
    在半引退的狀態下再度出山,擔任起劍士們的基礎體力訓練指導。
    在無慘逃入無限城后,與煉獄槇壽郎一同在門外保護產屋敷。
    甘露寺蜜璃甘露寺蜜璃(かんろじみつり)
    原作初登場:第4話(正式登場是第44話)/年齡:19歲/喜歡的食物:櫻餅(吃了頭發就會變色)
    使用「戀」之呼吸的戀柱。外貌為留著櫻色長發(發邊還帶了些許綠色),扎成兩束辮子的少女,老是臉紅不止。鬼殺隊制服是幾乎要露出乳房的暴露造型,制服里披著白色的羽織。日輪刀是一把兼具皮鞭般柔軟與強力韌性的伸縮刀,外型為亂刃刀紋,四瓣愛心圖案的刀鍔,攻擊速度甚至凌駕宇髄天元。
    生于家中為五姐弟的家庭。一出生體質就異于常人,其肌肉密度是一般人類的八倍,只要使出全力,原本纖細的手臂肌肉就會隆起,1歲兩個月大的時候就能輕易舉起4貫重(相當于15公斤)的腌醬菜石,她同時是個大胃王,食量足里勝過三個相撲選手,也因為種種原因,17歲相親時遭到對方狠狠拒絕讓她大受打擊。于是為了找一個能夠找到一個想保護她的好老公而加入鬼殺隊。
    在柱合裁判時面對即將被處置炭治郎似乎有點于心不忍,并提出了是否該處置等當主到來再做決定的意見,但被不死川的出現給打斷。在鍛刀人之里與炭治郎再度見面,并提醒他村里有可以增加實力的秘密武器。
    上弦·半天狗和玉壺襲擊村子時被上級召回來支援炭治郎等人,為了讓炭治郎順利擊敗半天狗,與其分身憎珀天交手,戰斗中身上出現了類似日之呼吸使用者的火紋(不過是心型的),但在柱合會議上解釋要如何呈現時卻做出了和炭治郎大同小異的抽象性解說。后聽從巖柱悲鳴嶼行冥的建議,擔任起劍士們的地獄柔軟訓練指導。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280票獲得第12名。
    時透無一郎時透無一郎(ときとうむいちろう)
    使用「霞」之呼吸的霞柱。留著黑色長發面無表情的少年,總是在發呆,對于無關緊要的事情很快就會忘記,但對于擾亂當主的無禮之人會予以制裁。日輪刀刀鍔為卍字型,后在煉刀師之村與特訓人偶"緣壹零式"作對戰訓練時斷裂,于是舍棄其日輪刀,奪去"緣壹零式"的其中一把刀作為己用,被時透的烏鴉說是日之呼吸使用者的子孫。
    家族以伐木維生,10歲時母親死于肺炎,父親也在臺風天時為了替妻子采草藥治病跌落山崖摔死,與他相依為命的只有雙胞胎兄長有一郎,但有一郎脾氣暴躁嘴巴惡毒,兄弟倆關系卻十分惡劣,甚至對于有一郎不斷阻止他成為鬼殺隊劍士相當不滿,11歲那年親眼目睹闖入他家中的惡鬼重傷有一郎,無意間引發日之呼吸的覺醒并殺死惡鬼,當他在回到家時,只見已經奄奄一息的有一郎用盡最后一口氣,道出自己的內心話最想說的話,讓他頓時明白了有一郎一直以來對自己的關心與愧疚,后因嚴重負傷而失去記憶,主公的話讓他活下去并要他不要錯過任何微不足道找回記憶的時機。
    正式登場于柱合裁判,對于當主接納禰豆子進入鬼殺隊一事沒意見也毫無興趣,音柱在吉原篇曾說過他是拿刀兩個月就當上柱的天才,在煉刀師之村登場時性格傲慢目中無人,為了搶奪能啟動機關人偶「緣壹零式」的鑰匙,對該人偶的持有者小鐵和前來制止他的炭治郎動粗,后甚至因為日輪刀毀損而砍斷緣壹零式的一只手,將其刀占為己有,在炭治郎聽到炭治郎那句「助人為樂,自己也會得到回報」時有了一點表情(因為那是他父親生前常說的話)。
    在上弦半天狗和玉壺襲擊村子時,被半天狗的分身可樂吹飛,決定將保護村長當作首要任務,原打算對被玉壺的魚分身攻擊的小鐵和鐵穴森視而不見,但因為想起炭治郎的話而折回來保護兩人,但不敵玉壺被其血鬼術困在水牢中,絕望之時看見不計前嫌拼命想要救他出水牢的小鐵被玉壺的魚分身刺中心窩,讓他想起了死去的兄長有一郎,在找回了原本失去的記憶的同時,也讓他臉上出現了類似日之呼吸使用者的火紋(不過是云狀的)擊敗了玉壺,原本被認為已死的小鐵也因為衣服里放了杏壽郎日輪刀的刀鍔,僅受到輕傷,隨后看到父母與哥哥的魂魄出現并贊揚他的努力而激動落淚,在半天狗真身打算吃掉附近居民補充體力時將鋼鐵冢還未磨制好的刀扔給炭治郎,讓他順利斬下半天狗的脖子。后在柱合會議上解釋了滿足開紋的條件。后聽從巖柱悲鳴嶼行冥的建議,擔任起劍士們的高速移動訓練指導。
    悲鳴嶼行冥悲鳴嶼行冥(ひめじまぎょうめい)
    使用「巖」之呼吸的巖柱。僧侶風格的巨漢,額頭上有一條極長的傷痕,雙眼全盲,鬼殺隊制服里披著寫有"南無阿彌陀佛"字樣的棕色羽織。實力是鬼殺隊中最強的,僅僅是甩動手上的佛珠就能夠震撼周圍的人。
    柱合裁判時一直感嘆、流淚,但又一邊跟著眾柱起訌著要處決炭治郎,日輪刀造型為鐵鏈上連著斧頭的鐵球,音柱在吉原篇曾說過是正體不明的人士。
    年輕時曾是寺廟的僧侶,收留一些孤苦無依的小孩并將他們當作自己的家人,然而其中一個名叫獪岳的孩子不但違背不能夠夜歸的規矩,甚至為了保命而將鬼引進寺廟中,悲鳴嶼希望眾人不要驚慌好好的去躲起來,然而孩子們看他瘦弱的身驅加上眼盲,覺得這種大人沒有用處而將之拋下逃走,除了四歲的女孩沙代,其他自顧自逃跑的孩子都被鬼殺害,他為了救沙代與鬼死命相斗直到天亮,最后換來的,卻不是是沙代的感謝,而是當著趕來的大人們面,指控他是殺死孩子們的兇手,讓他因此背上冤罪險些被處刑,因此對孩子們與人心失去信心,18歲時得到產屋敷相救而加入鬼殺隊,深得產屋敷信任。
    煉刀師之村篇后從當主之妻天音和霞柱時透無一郎那里得知開紋一事,向眾人提出給下級隊員特訓借此順利開啟開紋條件的建議,擔任劍士們的肌肉強化訓練指導。在訓練炭治郎時提及了自己的過去,但在炭治郎純粹的言語中感覺自己被救贖,并決定相信炭治郎到最后。
    伊黑小芭內伊黒小芭內(いぐろおばない)
    使用「蛇」之呼吸的蛇柱。身邊帶著蛇,用繃帶綁住嘴、擁有異色眼的中長發男子。鬼殺隊制服里披著條紋圖案的羽織。
    和食量大的甘露寺不同,他可以三天不吃不喝都沒問題,似乎暗戀著甘露寺,甚至送她一雙條紋褲襪當禮物,在得知炭治郎和甘露寺在煉刀師之村篇感情變的很好后,私自把炭治郎視為情敵。
    初登場時只出現在鱗瀧對于鬼殺隊的說明當中,正式登場于柱合裁判,反對當主接納禰豆子進入鬼殺隊,在炭治郎意圖阻止不死川對禰豆子動手時,以手肘將他輕易壓制在地,但隨后并被富岡鉗住手。在確信禰豆子不會吃人之后,雖然心有不甘,但也不得不服從當主的命令。
    吉原篇后奉命前來支援宇髄天元并來一陣冷嘲熱諷,認為不過是最弱的上弦之陸也可以打的如此狼狽,同時也表示現在柱的人力不足,要對方繼續努力下去別退役。
    煉刀師之村篇后擔任起劍士們的矯正刀法訓練指導。
    不死川實彌不死川実彌(しなずがわさねみ)
    原作初登場:第44話/喜歡的食物:萩餅
    使用「風」之呼吸的風柱。留著銀白色刺猬頭,身上有著許多傷痕。性格粗暴,極度不認同人鬼共存。
    原生在一個九口人的大家庭,父親是個不務正業的流氓,時常對家中妻小暴力相向,因得罪人而遇刺身亡,家中還有母親和四個弟弟(玄彌、弘、琴、就也)兩個妹妹(貞子、壽美),原本是個善良可靠的大哥,在父親死后大弟玄彌立誓要保護好這個家。然而在某個夜晚,弟妹接連遭遇鬼化的母親襲擊,他在趕回家后要玄彌帶著弟妹逃走,自己則與母親在外頭僵持,不幸的,最終只有玄彌與他兩兄弟生還,他也在親手殺死母親后性格大變,開始冷漠地看待實彌,甚至在得知實彌擁有吃鬼的體質時意圖廢了他。
    正式登場于柱合裁判,為了向主公證明彌豆子這點而割傷自己手,意圖用人血誘發出彌豆子的嗜血性。在確信禰豆子不會吃人之后,雖然心有不甘,但也不得不服從當主的命令。煉刀師之村篇后擔任起劍士們的無限猛攻訓練指導。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207票獲得第15名。

    繼子

    栗花落香奈乎栗花落カナヲ(つゆりかなを)
    蟲柱·胡蝶忍的繼子,是炭治郎參加鬼殺隊最終試驗時合格的五名同期生之一。
    總是笑容滿面卻沉默不愛說話的女劍士,事后處理部隊"隱"的成員,同時也是"蝴蝶屋"的身體機能恢復訓練員。幼時因家中貧窮被父母賣掉,由胡蝶姐妹從人販手中帶走,但后來兩人很快就發現她不但有溝通方面障礙,思考也十分機械式,于是被香奈惠教導用擲硬幣的方式,來決定是否要行動或說話。
    炭治郎初次在蝴蝶屋休養時透過與其他養護人員的交流中得知了香奈呼透過吹葫蘆學會可以全天候持續全集中呼吸的"全集中?常中"的訓練方式。在炭治郎等人順利完成機能恢復訓練員后,炭治郎前來道別并以擲硬幣為賭注,希望香奈乎能夠自由的遵循自己的意志行動,而香奈乎先是對他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感到訝異,隨后突然開始有種如釋負重的感覺。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712票獲得第8名。
    不死川玄彌不死川玄彌(しなずがわげんみ),聲:岡本信彥
    巖柱·悲鳴嶼行冥的繼子,炭治郎參加鬼殺隊最終試驗時合格的五名同期生之一。同時也是風柱·不死川實彌的大弟,但不死川否認自己有弟弟。
    留著深色雞冠頭,左臉有一道延伸至鼻頭的傷疤,是過去被鬼化的母親攻擊所留下的。武器為一把日輪刀,還配有一把火繩槍。體能方面差勁也無法使用呼吸,但其強大的咬合力和特殊的消化器官,讓他擁有將鬼吃掉后讓自身體質短暫變成鬼的特異「味覺」,吃的鬼越強再生能力與力量就提升的越多,是為了更接近柱而使用的苦肉計,在鬼殺隊中為難得一見的奇才,缺點是會被彌豆子的血鬼術給波及。
    過去實彌為保護弟妹不得已親手殺死鬼化的母親,被悲痛的他大罵是"殺人魔",事后雖然為此后悔,但實彌從此性格大變,甚至冷漠地看待的他。和實彌一樣性格粗暴,最終選拔通過后,因為不滿主考官不馬上給予他日輪刀而對其動粗,被炭治郎折斷手臂。炭治郎第一次在蝶屋療傷時兩人再次碰面,已經長的相當高大壯碩。
    煉刀師之村篇再次登場,似乎不愿意與炭治郎交流,炭治郎以為他是肚子餓了在生氣,在上弦半天狗和玉壺襲擊村子時,以火繩槍將半天狗的分身積怒和可樂爆頭,卻使半天狗再度分裂出空喜和哀絕,起初對于炭治郎擊敗上弦六一事相當不服,以鬼化姿態威嚇炭治郎不準搶他的風頭,炭治郎非但沒有生氣,反而直接砍殺半天狗的任務交給他,在將刀刃砍向半天狗的真身時,發現對方的脖子太硬導致日輪刀無法切下,眼看要被積怒從背后刺穿時,炭治郎出現砍斷積怒的脖子,并鼓勵他繼續追擊,不要放棄這得來不易的機會,讓他相當羞愧,并放下自尊與炭治郎等人一同對付上弦半天狗。

    培養師

    鱗瀧左近次鱗滝左近次(うろこだきさこんじ),聲:大冢芳忠
    教導富岡義勇水之呼吸的培養師,前任水柱
    獨居于狹霧山,帶著天狗面具的神秘老人,腳程奇快且無聲。受富岡義勇的委托,以培養師身分訓練炭治郎成為斬鬼劍士。從一線退出后成為培養師訓練新手成為殺鬼隊,然而卻因為過去培育的13名弟子皆被想報復他的手鬼所殺,不想再看到有孩子為此犧牲,在把所有能教的教授給炭治郎后,要求炭治郎如果能夠斬斷巨大巖石就允許參加最終試驗,借此為目的不讓他參加最終試驗。其后炭治郎在兩位師兄姐錆兔和真菰的幫助下,花了兩年時間完成斬斷巖石的課題,讓他相當佩服,并為炭治郎做了一個名為"消災狐面"的木制面具作為護身符,在炭治郎參加試驗期間幫忙照顧禰豆子,在炭治郎通過試驗回到狹霧山后抱著他喜極而泣。
    在柱合裁判時于寄給主君產屋敷的信中保證禰豆子不會吃人,并表示若禰豆子破戒做出吃人的行為,則自己、富岡與炭治郎都會為此切腹負責。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213票獲得第14名。
    桑島慈悟郎桑島慈悟郎(くわじまじごろう)
    教導善逸和繪岳雷之呼吸的培養師,跟鱗瀧同樣都是前任柱(但是否為雷柱則不明)。
    臉上有一道大傷疤,右腳為義肢的老人,從一線退出后隱居桃山成為培養師訓練新手成為殺鬼隊,在善逸被女人欺騙欠債時用錢買下他,并強迫每天進行地獄般的訓練,雖然嚴厲,實際上卻十分關心善逸,甚至在善逸逃避訓練的時候,都不放棄的把他抓回來,善逸稱其為"爺爺",后因為培養的弟子繪岳成為食人鬼而自己切腹自盡以示負責。
    煉獄槇壽郎煉獄槇壽郎(れんごくしんじゅろう)
    教導杏壽郎炎之呼吸的培養師,前任炎柱。杏壽郎與千壽郎的父親。
    年輕時原本和杏壽郎一樣是個充滿熱情之人,卻在妻子過世后放棄習武,脾氣變得暴躁并且沉溺于酒精,在炭治郎前往煉獄家送杏壽郎的訃聞時,看到炭治郎的日輪耳飾勃然大怒并出拳痛毆對方,被炭治郎以頭槌擊倒,在千壽郎將杏壽郎"希望父親保重身體"的遺言轉達給他后痛哭流涕,并寫了一封信給炭治郎對自己的失態表達歉意。
    在無慘逃入無限城后,與宇髓天元一同在門外保護產屋敷。

    后藤后藤(ごとう)
    事后處理部隊"隱"的成員,23歲,柱合裁判時把炭治郎打醒的人就是他,在前往替吉原善后時又發現了與上弦戰斗后力盡昏倒的炭治郎等人,并暗中吐嘈自己和這些人還真有緣。在炭治郎重傷住院的期間替他送上蜂蜜蛋糕。
    前田正夫前田まさお(まえだまさお)
    事后處理部隊"隱"的成員,同時也擔任鬼殺隊隊服的制作。

    其他

    鎹鴉かすがいがらす,聲:山崎巧
    用于與鬼殺隊總部聯系的烏鴉。各隊員都附有一只,但不知為何只有善逸是麻雀。擁有極高智商,會用人語復述傳令,也能夠自我意識的對話。雖然從外表上看是無法區分的,但是各自的性格都不同。例如炭治郎的鎹鴉就非常啰嗦,偶爾也會說些與任務無關的八卦話題。善逸的麻雀雖然不會說人話,但是卻炭治郎聽得懂。伊之助也有一只,不過因為好幾次都差點被吃掉而跑去躲起來了。
    村田むらた
    登場于那田蜘蛛山的鬼殺隊成員,炭治郎等人的前輩,接到烏鴉的指令后,與包含自己在內的十名隊員前往那田蜘蛛山,然而在進入山林后沒多久,其他成員陸續被累的手下"媽媽"以血鬼術絲線操控,開始自相殘殺,只有自己幸運逃過一劫,自己在即將被累的手下"姊姊"殺害之際,被胡蝶忍出手相救。
    尾崎おざき
    登場于那田蜘蛛山的鬼殺隊成員,村田的隊友,留著黑色馬尾的女性,接到烏鴉的指令后,與包含自己在內的十名隊員前往那田蜘蛛山,然而在進入山林后沒多久就被累的手下"媽媽"以血鬼術絲線操控,最后遭對方扭斷脖子身亡。
    神崎葵神崎アオイ(かんざきあおい)
    胡蝶屋的護理人員,佩戴蝴蝶發飾的雙馬尾少女,會嚴格的管理不守規矩的病患,甚至連好色的善逸都相當懼怕她,在炭治郎等人順利完成機能恢復訓練員后,向前來道別的炭治郎道出自己曾是通過鬼殺隊最終試驗的人,卻因為害怕上戰場而打退堂鼓。
    寺內清&中原澄&高田菜穗寺內きよ(てらうちきよ)、中原すみ(なかはらすみ)、高田なほ(たかだなほ)
    蝶屋的護理人員。鬼殺隊階級不明,以豆豆眼為特征的幼女三人組。三人都很喜歡溫柔善解人意的炭治郎,甚至全力幫助他做「全集中?常中」的訓練。
    胡蝶香奈惠胡蝶カナエ(こちょうかなえ)
    鬼殺隊前隊員,花之呼吸的使用者。胡蝶忍的姐姐,佩戴蝴蝶發飾的雙馬尾女子,性格和善,主張希望與鬼友好,多年前與胡蝶在街頭遇見了差點被人販子賣掉的香奈乎,并買下她收為自己的家人,在得知香奈乎有溝通方面的障礙后,教導其以投擲硬幣的方式來決定是否要開口說話,在一次獵鬼行動中被上弦·童磨被殺害。

    煉刀師之村

    全村的煉刀師都會帶著火男面具。

    鋼鐵冢螢鋼鐵冢蛍(はがねづかほだる),聲:浪川大輔
    原作初登場:第9話/年齡:37歲/喜歡的食物:御手洗團子
    殺鬼隊的煉刀師,37歲,斗笠掛著好幾個風鈴的怪異男子。斗笠下則戴著火男面具,面具下的真面目十分帥氣。
    性格死板,不聽別人說而是自顧自的講話,身為炭治郎的治刀師,一旦知道炭治郎把刀弄斷或搞丟,就會生氣的拿菜刀追殺他(而且每次菜刀都會增加)。「螢」是村長替鋼鐵冢取的名字,雖然村長認為這名字很可愛,但鋼鐵冢很不喜歡甚至會因此大發脾氣。
    窩在山里修行后,人變得很壯。弱點是胳肢窩,被撓了后會躺平一陣子。目前正被專注于修復磨擦藏在「緣壹零式」中的刀,就算被玉壺攻擊,還是以讓人難以置信的專注力修復刀。被攻擊時,面具因而裂開毀損。
    鐵穴森鋼藏鐵穴森鋼藏(かなもりこうぞう)
    殺鬼隊的煉刀師,26歲,已婚,帶著火男面具,面具下的真面目是個臉和眼睛十分細長,眼角有顆淚痔的男子,原本為伊之助的煉刀師,現在則替時透無一郎的治刀,看到伊之助將煉好兩把新刀破壞時十分生氣。
    小鐵小鉄(こてつ)
    戴著火男面具的十歲男孩。炭治郎遇到他時,霞柱時透無一郎要他交出機關人偶的鑰匙而他不肯,炭治郎從中阻止卻被他打暈,鑰匙還是交給了無一郎。
    他的祖先(戰國時代,約三百年前)制作一具可以做一百零八種動作的戰斗用機關人偶,名「緣壹零式」且外貌與最初的日之呼吸相似,手臂的部分制作六只,原因是不用六只手的話無法再現原型的劍士。但是其中一只手被無一郎砍斷。
    他將人偶修繕并讓炭治郎與之修行,要炭治郎變強好為他出口氣。修行期間,擅長分析但劍術指導外行的他以本身毒舌、嚴苛的方式訓練炭治郎。在玉壺和半天狗襲擊村子時,挺身拯救被血鬼術困住的無一郎,遭玉壺的魚分身重傷,但也讓無一郎找回原本失去的記憶,并覺醒云紋擊敗了玉壺,事后小鐵并沒有死,因為在被玉壺的分身刺中胸口時,放在身上的杏壽郎的日輪刀刀鍔保護了他。
    鐵地河原鐵珍鐵地河原鐵珍(てつちかわはらてつちん)
    煉刀師之村的村長,身型矮小,戴著火男面具,對炭治郎溫和有禮的態度十分贊賞并請他吃花林糖,當炭治郎對自己在戰斗中一再毀壞刀一事道歉時,他卻反而認為真正的錯不在于炭治郎,而是"鍛造出一把鈍刀的鋼鐵冢",并考慮要找別的鍛刀師來取代鋼鐵冢。是戀柱甘露寺的煉刀師。
    鐵穴森鉛鐵穴森鉛(かなもりえん)
    煉刀師之村的居民,24歲,鐵穴森的妻子。
    鐵廣鉄広(てつひろ)
    煉刀師之村的居民,小鐵的叔叔。在上弦夜襲村子時被上弦之伍-玉壺殺害并做成藝術品。
    金剛寺&鐵池&鐵尾&鋼太郎金剛寺(こんごうじ)、鉄池(かないけ)、鐵尾(てつお)、鋼太郎(こうたろう)
    煉刀師之村的居民,在上弦夜襲村子時被上弦之伍-玉壺殺害并做成藝術品。
    鐵井戶鉄井戶(てついど)
    戴著火男面具的老者,時透無一郎的首位治刀師,因心臟疾病過世。

    親屬和家族

    灶門家

    灶門炭十郎灶門炭十郎(かまとたんじゅろう)
    炭治郎和禰豆子的父親,故事一開始就已經過世。炭治郎戴著的日輪花紙耳飾是他的遺物,在炭治郎還小的時候就長期臥病在床,但仍會在每年年初為火神獻上"神樂舞",在炭治郎與下弦之伍累的戰斗中,炭治郎因為神樂舞而憶起他的事覺醒了"火之神神樂"。
    灶門葵枝灶門葵枝(かまときえ),聲:桑島法子
    炭治郎和禰豆子的母親,典型的日本農家婦女,由于丈夫臥病在床,因此一人擔起撫養六個孩子的責任,在炭治郎出門賣炭其間與家人遭到鬼殺害。死后仍心系著生還的炭治郎和禰豆子,因此常在兩兄妹遭遇危險時出現在他們的夢境中(特別是禰豆子)。
    灶門竹雄灶門竹雄(かまとたけお),聲:大地葉
    灶門家次子,炭治郎的大弟,短發,系著市松圖案的圍巾,眼角有一顆淚痣,在炭治郎出門賣炭其間與家人遭到鬼殺害。小時候親眼目睹禰豆子把欺負孩童的大人打到跪地求饒,因此非常害怕這樣的禰豆子。靈魂曾在惡鬼化的禰豆子與墮姬交手時出現在炭治郎的深層意識里,喚醒炭治郎盡快去阻止禰豆子。
    灶門茂灶門茂(かまとしげる),聲:本渡楓
    灶門家三子,炭治郎的二弟,留著平頭,在炭治郎出門賣炭其間與家人遭到鬼殺害。最終試煉時靈魂出現在一度屈居劣勢的炭治郎的深層意識里,替他加油打氣。
    灶門花子灶門花子(かまとはなこ),聲:小原好美
    灶門家次女,炭治郎的二妹,在炭治郎出門賣炭其間與家人遭到鬼殺害。靈魂曾在炭治郎與墮姬交手時出現在炭治郎的深層意識里,以呼喚的方式阻止他繼續使用"火之神神樂"。
    灶門六太灶門六太(かまとろくた)
    灶門家四子,炭治郎的幼弟,留著娃娃頭,常被禰豆子背在背后哄睡,在炭治郎出門賣炭其間與家人遭到鬼殺害。
    炭吉炭吉(すみよし)
    灶門家祖先,于炭治郎夢里回憶出現。
    朱彌子すやこ
    炭吉的妻子,似乎是個很會睡覺的人。

    煉獄家

    煉獄瑠火煉獄瑠火(れんごくるか)
    槇壽郎的妻子,杏壽郎與千壽郎已過世的母親,對杏壽郎人生觀造成很大的影響。
    煉獄千壽郎煉獄千壽郎(れんごくせんじゅろう
    杏壽郎的幼弟,和杏壽郎不同,性格較為悲觀,但相當有禮貌,原本作為可能成為"繼子"的候選人而努力鍛煉劍術,但因為發現自己沒有劍術才能甚至連日輪刀都沒變色而放棄成為劍士,雖然深知"炎柱"代代傳承的悠久歷史可能會就此斷絕,但他相信杏壽郎一定可以理解,炭治郎把杏壽郎的遺言轉達給千壽郎,希望他隨心所欲地走正確的路,在送別時將杏壽郎日輪刀的刀鍔交給炭治郎,現在跟炭治郎都有書信上的往來。

    宇髄家

    雛鶴ひなつる
    宇髄天元的三名妻子,是個優秀的女忍者,眼角有一顆淚痣,為了追查鬼的行蹤,變裝混入吉原的三個著名游女店"京極屋",期間最先發現該店的明星花魁"蕨姬"就是上弦之陸-墮姬,卻也同時引起了對方的懷疑,為了逃離京極屋而服下毒藥,在要被送往切見世時墮姬送了她自己的衣帶(分身)作為監視殺害之用。被趕來切見世的宇髄解救并服下他給予的解毒劑。后在炭治郎等人與上弦之陸的戰斗中,使用大量涂有藤花毒的苦無戰斗,成為了扭轉劣勢的關鍵。
    槇于まきを
    宇髄天元的妻子之一,是個優秀的女忍者,留著曾黑相間的馬尾,男人婆,時常訓斥膽小的須磨,為了追查鬼的行蹤,變裝混入吉原的三個著名游女店"荻本屋",被墮姬識破其身分后捕獲,后因為伊之助搗亂墮姬的糧倉而被解放。
    須磨すま
    宇髄天元的妻子之一,是個優秀的女忍者,三人中年紀最輕的成員,雖為忍者性格卻相當膽小愛哭,為了追查鬼的行蹤,變裝混入吉原的著名游女店"時任屋",被墮姬識破其身分后捕獲,后因為伊之助搗亂墮姬的糧倉而被解放。

    不死川家

    不死川弘不死川弘(しなずがわひろ)
    實彌和玄彌的弟弟,被鬼化的母親殺害。
    不死川琴不死川こと(しなずがわこと)
    實彌和玄彌的弟弟,被鬼化的母親殺害。
    不死川就也不死川就也(しなずがわなりや)
    實彌和玄彌的幼弟,被鬼化的母親殺害。
    不死川貞子不死川貞子(しなずがわていこ)
    實彌和玄彌的妹妹,被鬼化的母親殺害。
    不死川壽美不死川壽美(しなずがわすみ)
    實彌和玄彌的妹妹,被鬼化的母親殺害。

    時透家

    時透有一郎時透有一郎(ときとうういちろう)
    無一郎的雙胞胎兄長,性格惡劣有話直說,總是責罵弟弟無一郎一無是處,口頭禪是「無一郎的"無"是"無能"的無」,實際上卻是十分關心他,由于擔心想加入鬼殺隊劍士的無一郎可能會因此喪命,在主公的妻子天音前來造訪時多次將對方粗暴地趕走,在無一郎11歲時被突然前來襲擊的鬼扯斷手臂,在無一郎擊敗鬼后已經因為失血過多奄奄一息,臨終前道出了自己的內心話,希望所有天譴讓自己一人獨自承受,在說完「無一郎的"無"是"無限"的無」后死去。

    富岡家

    富岡鳶子富岡鳶子(とみおかうとびこ)
    義勇的姊姊,在即將結婚的前夕與家人皆遭到鬼殺害,死前將年幼的義勇藏匿起來讓他逃過一劫。

    吉原游廓

    時任屋的老板娘ときと屋の女將
    在宇髄天元將炭子(炭治郎)、善子(善逸)、豬子(伊之助)三名游女推薦給她時,一度因為都長的很丑而相當猶豫,但對宇髄的外貌有所心動而決定收下炭子,在替炭子卸妝后發現他額頭上有傷痕而大發雷霆。
    荻本屋的遣手婆荻本屋の遣手
    因為看中豬子(伊之助)而從宇髄天元手中便宜買下他的女性。
    鯉夏鯉夏(こいなつ)
    時任屋的明星花魁。性格溫柔大方,將底下工作的禿視為自己的妹妹般對待,因此禿們都非常喜歡她,稱須磨為"須磨醬",炭治郎化名為"炭子"臥底在時任屋當游女的期間,因為贊賞炭治郎認真工作的態度,塞給他零用錢作為買點心用,在炭治郎表明身分時表示自己早就知道他是男孩子。在差點慘遭墮姬下毒手時被炭治郎阻止。
    蕨姬蕨姫(わらびひめ)
    京極屋的明星花魁。上弦之陸墮姬偽裝后的樣子。
    三津お三津(おみつ)
    京極屋老板娘,因為無法再繼續包庇蕨姬在京極屋的惡行,于是暗中找蕨姬談判,意外發現蕨姬不是人類的事實后,被她從空中拋落摔死。

    其他人物

    錆兔錆兎(さびと),聲:梶裕貴
    鱗瀧的弟子,炭治郎的師兄,粉色中長發、嘴角有一道傷疤的神秘少年,戴著嘴角有傷痕的狐貍面具。與真菰、富岡原本都是孤兒,幼年被鱗瀧收為弟子,與富岡因為年紀相近而成為摯友。
    13歲時與富岡一起參加了鬼殺隊的最終選拔,以自身實力殲滅整座藤襲山上的鬼,甚至救下被鬼重傷的富岡,隨后前往救助其它被鬼攻擊的考生,遇到六十多年前被鱗瀧擊敗并封印在藤襲山的手鬼,在與手鬼的戰斗一度處于優勢,最后卻因為其刀斷裂,還來不及反應而被手鬼捏爆頭顱吃掉,成為該屆唯一一個死在藤襲山的考生。炭治郎在鱗瀧身邊修練的期間突然出現在炭治郎面前指導他修練,在最終選拔時炭治郎才發現他早已死于最終選拔的事實。炭治郎擊敗手鬼后與其他被殺害的弟子的靈魂皆獲得安息,回到了他們最摯愛的鱗瀧老師身邊。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238票獲得第13名。
    真菰真菰(まこも),聲:加隈亞衣
    鱗瀧的弟子,炭治郎的師姐,黑色中長發的神秘少女,戴著額頭有花朵圖案的狐貍面具。與錆兔、富岡兩人原本都是孤兒,幼年被鱗瀧收為弟子,炭治郎在鱗瀧身邊修練的期間突然出現在炭治郎面前指導他修練。在最終選拔時炭治郎才發現她早已死于最終選拔的事實。
    根據手鬼的描述,最終選拔當年,她的動作非常靈活,在與手鬼的戰斗一度處于優勢,然而手鬼突然卻用計道出自己吃掉麟瀧的多名弟子,讓她因為無法接受這悲傷的事實,導致動作開始變遲鈍,被手鬼趁機扯斷手腳吃掉。在炭治郎擊敗手鬼后與其他被殺害的弟子的靈魂皆獲得安息,回到了他們最摯愛的鱗瀧老師身邊。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294票獲得第10名。
    和巳かずみ
    住在西北之鎮的青年,在帶著未婚妻里子夜間返家的路上,走在后方的里子被沼鬼拖至地下失去蹤影,里子的父親因為愛女突然失蹤而對他相當不諒解,炭治郎看見如此失落的他并決定幫忙尋找里子的下落,然而炭治郎在與沼鬼的激斗中得知里子已經被殺害吃掉的事實,擊敗沼鬼后炭治郎將里子生前的發飾交給和巳,悲痛又憤怒的和巳將氣出在炭治郎頭上,但在握住炭治郎粗糙厚實的手掌的那一刻,他感受到炭治郎跟自己是一樣的處境,因此羞愧地向的離去的炭治郎道歉。
    時江トキエ
    半夜在家中被沼鬼抓走的16歲少女,所幸炭治郎及時出現拯救了她,很會做菜,被三位男性所追求。
    阿清きよ
    擁有稀有血液的的少年,帶著弟妹夜間走在路上時被鼓鬼抓進鬼之家。本來差點就要被吃掉,此時鬼之家出現了另外兩只鬼與鼓鬼爭奪獵物,他并趁著鼓鬼背后的鼓被扯下來時奪下了鼓并且藉由敲擊改變空間不受鬼的攻擊。在炭治郎擊敗鼓鬼后,由其烏鴉給予藤花香袋。
    正一しょういち
    清的弟弟。為了救出被抓進鬼之家的哥哥,與善逸一同行動,親眼見識到善逸以睡覺的方式斬鬼。
    照子てるこ
    清的妹妹。
    豐先生豊さん(とよさん)
    在淺草擺攤賣烏龍面的小販,他煮的蕎麥面非常好吃,只要被稱贊就會非常開心。
    一天太太ひささん
    藤之家的老婆婆,鼓鬼篇后為炭治郎等人提供食宿服務,甚至請醫生替他們治療骨折,在炭治郎等人即將離去之際打上驅邪的花火祝福他們武運昌隆,讓伊之助非常在意。
    張太チュンたろう
    善逸的鎹雀。不會說人話,因此無法像鬼殺隊的鎹鴉那樣傳令,但理解人類的語言。能和炭治郎心靈相通。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35票獲得第19名。
    孝治こうはる
    番外篇登場人物,與祖父住在一起的勤奮青年,特征是一對招風耳,愿望是趕快討到一個老婆,因為祖父撿了一個奇妙生物(伊之助)被他發現后大發雷霆,多次趕走伊之助未果,反而被他霸占了其住家。
    孝治的祖父こうはるの祖父
    番外篇登場人物,患有老人癡呆癥,撿了年幼伊之助回家后,常教伊之助閱讀百人一首導致他后來快速學到了人類的語言。
    沙代さよ
    悲鳴嶼年輕時收養的眾多孤兒之一。當時4歳,在鬼闖入寺廟時,只有她乖乖聽從悲鳴嶼指示躲在身后逃過被鬼吃掉的命運,目賭悲鳴嶼赤手空拳擊殺食人鬼,事后卻向趕來的大人們聲稱是悲鳴嶼殺死了寺廟里的所有孩子,讓其背上殺人罪入獄。

    鬼舞辻無慘鬼舞辻無慘(きぶつじむざん)
    鬼的始祖,最強的鬼。能用自己的血將人類變成鬼的男子,變成鬼的強度與他給予的血量多寡有關。只要手下的鬼說出其名就會發動「詛咒」將其自滅,對所有的鬼具有生殺予奪的權能。也是殺害炭治郎家人并將禰豆子變為鬼的鬼。
    個性相當殘忍無情,對正在找尋自己的人,或是違逆自己意志的人都會將其毀掉。曾化名為月彥,與人類的妻子──麗育有一名女兒。并擁有女人或少年等多個面目,因此殺鬼隊在多年來無法找到他。
    平安時代,當時還是人類的他在還沒20歲時罹患了絕癥,一位善良的醫生為延續其壽命而研制了一種藥,但此藥的作用讓他以為自己病況惡化而怒殺了醫生,在醫生死后才發現身體不但恢復健康,還得到不老不死更加強韌的肉體,并開始渴望吃人類的血肉,然而,只要照射到陽光就會死成了最致命的缺點,一輩子無法在陽光下行走讓他感到屈辱和憤怒,在研究過醫生的藥物配方后發現該藥的完成品需加入一種稱之為「青色彼岸花」的植物,然而知道這種青色彼岸花生長的地方和栽培方法的人只有那位醫生,于是他為了讓自己成為不老不死的最強怪物,開始制造大量的鬼去殲滅鬼殺隊和尋找青色彼岸花,看到炭治郎的花紙耳飾想起了過去的經歷,于是派人去取下炭治郎的首級。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285票獲得第11名。
    鳴女鳴女(なきめ)
    鬼舞辻無慘的近侍,留著黑色長發用瀏海蓋住眼睛的鬼,瀏海下為"肆"的單眼,性別不明。透過彈奏手上的琵琶來召喚上下弦到大本營異空間無限城。受鬼舞辻之命,將變出多個單眼掌握六成殺鬼隊成員居所及尋找禰豆子與產屋敷。

    十二鬼月

    上弦

    黑死牟黒死牟(こくしぼう)
    「上弦之壹」,最強的上弦。外型為留著黑色長馬尾,長了六只眼的武士,其左額與右下巴分別有著和日之呼吸始祖一樣的深紅色疤痕,似乎與日之呼吸始祖有關聯。
    于吉原篇后段初登場,在墮姬與妓夫太郎戰敗后,與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無限城,在猗窩座與童磨起沖突時阻止了猗窩座,并訓斥他"如果有什么不滿就自己去提出要換位的血戰"。
    童磨童磨(どうま)
    「上弦之貳」,冰鬼,原上弦之陸。外貌為留著橡白橡色刺猬頭,頭發頂上帶著潑血狀的花紋,臉上總是掛著笑容的七色瞳孔美男子。武器是一對金黃色的銳扇。擁有將自己的血結成"冰"的血鬼術,透過揮舞扇子將血釋放為仿佛能撕裂肺臟的粉狀凍風,讓吸入的人器官瞬間壞死,使獵鬼人無法使用呼吸。
    對于爆怒的鬼舞辻絲毫不畏懼,甚至能與他對等說話,常以玩笑的口吻嘲諷實力不如他的前輩猗窩座,讓猗窩座心里很不是滋味,在人類世界扮演著萬世極樂教的教祖,喜歡女人(尸體),偶爾來吉原吃青樓的女子,甚至將砍下的女人頭顱插在玉壺送給他的瓶子上,
    人類時期出生萬世極樂教的宗教家庭,自幼因為特殊的瞳色和發色,被父母和信徒視為神子所供奉,他本人卻對這些行為感到嗤之以鼻,成為鬼的原因是認為只有殺死人類可以解放他們愚蠢的腦袋得到幸褔,一百多年前將自己的血分給瀕死的妓夫太郎和墮姬兩兄妹讓他們變成鬼,同時也是殺死蟲柱胡蝶忍的姐姐·胡蝶香奈惠的鬼。
    于吉原篇后段正式登場,在墮姬與妓夫太郎戰敗后,與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無限城。以開玩笑的方式嘲諷猗窩座,導致猗窩座差點與其爆發沖突,在黒死牟出面調解后,被琵琶女傳送回自己的教團。
    猗窩座猗窩座(あかざ)
    「上弦之叁」,拳鬼。外型為紅色短發,身體有著許多圓圈刺青的少年,喜愛強者,對弱小的事物不屑一顧。體術極強,擅長肉搏戰,血鬼術是可以透過在自己的腳邊展開像雪晶一樣,上面畫著「一~拾」的數字的陣勢「術式展開破壞殺羅針」(術式展開破壊殺?羅針(じゅつしきてんかいはかいさつ?らしん)),讓自己的攻擊如同無型的磁鐵,精準找出對手的致命點,在過去數百年以來曾經擊殺過不少柱。與身為后輩卻比他早發跡的童磨水火不容。
    于無限列車篇后段初登場,原先是奉鬼舞辻之命尋找"青色彼岸花,下壹被擊敗后出現在炭治郎等人面前,與炎柱-杏壽郎展開激戰,過程中看中杏壽郎的實力而不斷勸誘他變成鬼去追求永遠的強大,被杏壽郎拒絕而相當失望,廢了杏壽郎的左眼、肋骨和內臟處于上風,但卻被杏壽郎用盡最后力氣重創,隨后眼見太陽即將升起,不得已只好狼狽逃走,這個舉動讓炭治郎誤以為他是個害怕杏壽郎的強大而逃跑的膽小鬼,雖擊殺了杏壽郎,但卻因為沒把在場的炭治郎善逸和伊之助三人一起殺死,被鬼舞辻斥責辦事不力而心有不甘,將逃走時炭治郎插在他身上的黑色日輪刀給破壞,發誓終有一天要讓炭治郎付出代價。
    在墮姬與妓夫太郎戰敗后,與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無限城,因為不爽童磨的言語挑釁而與其爆發沖突,但隨即被黒死牟出面訓斥"如果有什么不滿就自己去提出要換位的血戰"。
    半天狗半天狗(はんてんぐ)
    「上弦之肆」,怯鬼。外貌為額頭腫大,頭上長了兩只角,面容有如般若的老者,性格膽小愛哭,思考相當負面,說話會加上賭博的用語。擁有的血鬼術具現化?分裂是每到被逼入絕境,保護他的強烈情感(喜怒哀樂)就會化為實體出現扭轉劣勢,越是絕境越強。
    人類時期曾是一名做錯事卻始終認為自己善良弱者的老小偷,某次因偷竊失風,害怕被扭送到奉行所而持刀殺死舉報他的人,在要被處刑的前一天被鬼舞辻無慘賦予其血液變成鬼,殺死了奉行。
    在墮姬與妓夫太郎戰敗后,與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無限城。并與玉壺執行任務,潛入煉刀師之村,被炭治郎、時透、禰豆子三人圍攻,由時透砍下其頭顱后分裂出的可樂和積怒兩只鬼,后因為玄彌的攻擊而再度分裂出空喜和哀絕。在與四之鬼一番激戰中被炭治郎發現到指頭般大小的本體,深知自己即將被斬首而大聲叫喊,使積怒上前將其他三只鬼吸收進化為憎珀天,對上前來助陣的甘露寺蜜璃,本體則在逃跑途中被炭治郎等人的不斷阻礙,憤而巨大化和對方纏斗,卻不慎摔下地面,因為過度使用血鬼術體力耗盡,他打算吃附近的幾個村民補充體力,被炭治郎砍下頭顱但沒有死,反而無頭的驅體繼續追擊村民,炭治郎才意識到自己砍的不過是他變化的分身「恨」,在彌豆子的幫助下,炭治郎用嗅覺辨識出本體躲藏在恨的心臟,以火之神神樂從驅體直接將他斬殺,死前看見了身為人類時的走馬燈。
    玉壺玉壺(ぎょっこ)
    「上弦之伍」,壺鬼。藏身于壺中,與壺相連,嘴巴長在雙眼位置,眼睛長在額頭和嘴巴位置,從頭等處長出幾個小手臂的異型鬼。血鬼術是能從壺中召喚出各種不同的水中生物,如果壺被破壞術式就會解除,脫皮后的身軀比金剛石更強更堅硬。
    于吉原篇后段正式登場,在墮姬與妓夫太郎戰敗后,與其他四名上弦被鬼舞辻召集到無限城,向鬼舞辻聲稱自己掌握了疑似青色彼岸花的情報,被鬼舞辻派去和半天狗一同執行任務,并潛入煉刀師之村。變出大量的魚分身襲擊村子,殺害多名刀匠做成藝術品,后被開紋狀態的無一郎斬殺。
    墮姬&妓夫太郎墮姫(だき)?妓夫太郎(ぎゅうたろう)
    原「上弦之陸」,雙子鬼。上弦中少見的兄妹檔,平時墮姬獨自行動,一旦發生危險妓夫太郎就會從她身體里出現,也因此如果不將兩兄妹的頭同時砍下而是只砍下其中一個的頭就無法完全殺死他們。吉原篇被炭治郎等人斬首戰敗,是113年來第一個被擊敗的上弦。
    墮姬墮姫(だき)
    外型為頭上插著花髻,左臉與右額各有著花朵刺青的女性,血鬼術是將衣服的帶子灌輸自己的意識操控發動攻擊,甚至可以藏匿物品,為了不在吃人時曝露其身,會用帶子分身在各處抓想吃的人類并藏匿于地底下,一旦帶子分身回到自己本體,頭發會放下并由黑色轉為銀色,眼睛則變成黃色,并顯現代表上弦六的數字,服裝也會由花魁服轉變為暴露的穿著,性格高傲,極度厭惡丑陋的事物,不管是人類還是戰斗,一不高興就會有側著頭鄙視人的動作。過去總共葬送了7名柱。
    人類時期出生吉原的貧民窟"羅生門河岸",母親死于梅毒,因此身為人類時的名字叫"梅",生來就有著讓大人都為之羞愧的美貌,13歲那年在青樓工作時,因為拿髻子刺瞎一名武士的眼睛,被武士和青樓老板娘放火燒成重傷(也因此在被禰豆子血鬼術攻擊時,腦中浮現自己當年被火燒的片段),哥哥妓夫太郎持鐮刀殺死了武士和老板娘后抱著她逃走,在瀕死之際遇見了前任上弦之陸(現為上弦之貳)的童磨,并因妓夫太郎自愿接受童磨給予的血液而和他一同變成鬼。
    100多年前就以京極屋明星花魁"蕨姬"的身份潛伏于吉原游郭,殺害了發現她身份的京極屋老板娘三津,隨后到荻本屋抓住音柱宇髄天元的妻子之一"稹于"打算逼問對方來到此地的目的時,因為察覺被伊之助發現到其鬼之氣息而逃走,回到京極屋后,對沒將房間打掃干凈的禿施暴,并且將意圖阻止她的善逸打至昏迷不醒。在準備抓走時任屋的明星花魁鯉夏時,被嗅覺靈敏的炭治郎阻止并隨即展開激斗,先后遭遇使用日之呼吸而強化的炭治郎,以及充滿怒氣完全鬼化的彌豆子的連續攻擊,甚至被隨后趕到的宇髄天元砍下頭顱,深感受到重大恥辱的墮姬嚎啕大哭,從身體里分裂出妓夫太郎,并從妓夫太郎那里分得一半的感知能力,最終在善逸和伊之助的合力攻擊下,與妓夫太郎的頭顱同時砍落,然而就在即將消失之際,兩兄妹開始為了自己的敗北大吵一下,在過于不甘心的沖動下大罵妓夫太郎"像你這種丑八怪怎么可能是我哥哥",墮入地獄后意識到自己的話語傷了妓夫太郎的心而向他道歉,并表示自己無論投胎幾次都要成為他的妹妹,隨后并由妓夫太郎背著緩緩走向了地獄。鬼舞辻表面上對墮姬贊譽有佳,但在上弦集合時卻提到妓夫太郎的死是因為她扯后腿的緣故。
    全名是謝花梅謝花梅(しゃばなうめ))。
    妓夫太郎妓夫太郎(ぎゅうたろう)
    墮姬的哥哥,上半身赤裸,留著黑綠相間中短發的青年鬼,駝背外型骨瘦如柴,身上有許多黑斑,同為上弦之陸,卻擁有比墮姬更強、真正與「上弦之陸」相稱的實力之人。血鬼術是以兩把涂有劇毒的鐮刀使出如鐮鼬般的高速斬擊,自稱「討債人」(牛太郎),因為對自己丑陋的外貌感到自卑,相當嫉妒人類的完美,焦躁時就會用爪子抓破皮膚,過去總共葬送了15名柱。
    人類時期出生吉原的貧民窟"羅生門河岸",母親死于梅毒,出生前曾好幾次差點被自己的母親給墮胎,出生后又好幾次差點被殺死,自幼由于其低賤的身份與丑陋的外貌而遭受眾人嫌惡,但因為發現自己有很會打架的長處而開始當起討債人,妹妹梅那讓大人都為之羞愧的美貌也讓他相當有優越感,梅13歲那年在青樓工作時,因為拿髻子刺瞎一名武士的眼睛,被武士和青樓老板娘放火燒成重傷,雖然得知消息而趕到現場的妓夫太郎也遭到武士偷襲,但仍持鐮刀殺死了武士和老板娘,并抱著梅逃走,在瀕死之際遇見了前任上弦之陸(現為上弦之貳)的童磨,為了向世人報復而自愿讓童磨給予血液和梅一起變成鬼。
    吉原篇因為深感受到重大恥辱的墮姬嚎啕大哭,而從墮姬身體里分裂,以毒鐮刀加上優秀的感知神經,另炭治郎等人陷入差點被滅團的苦戰當中,但最終在炭治郎在使出頭槌攻擊的同時,也將雛鶴發射出的苦無刺在他的的腿上,因苦無涂有的藤花毒而暫時失去行動力,與墮姬的頭顱被炭治郎、善逸、伊之助三人同時砍落,然而就在即將消失之際,兩兄妹開始為了自己的敗北大吵一下,但實際上妓夫太郎卻始終對于墮姬是生為自己的妹妹感到相當自責,并希望她下輩子投胎到一個好人家,在地獄妓夫太郎遇到了恢復人型的墮姬,雖然拒絕讓墮姬和他一同前往地獄,但墮姬哭泣著說到自己無論投胎幾次都要成為他的妹妹,讓他憶起兒時永不分開的約定,隨后并背著墮姬緩緩走向地獄。
    全名是謝花妓夫太郎謝花妓夫太郎(しゃばなぎゅうたろう))。
    獪岳獪岳(かいがく)
    「上弦之陸」,雷鬼。外貌頸部和手臂掛著藍色勾玉的黑色短發少年,是同時擁有呼吸和血鬼術的鬼。
    性格自私,人類時期與善逸同在桃山修行的師兄,擁有雷之呼吸貳到陸之型,唯獨壹之型不管怎么樣都學不會,非常討厭善逸,認為師傅不該把時間浪費在他身上,幼年是被悲鳴嶼收留的孤兒之一,因為打破規定夜歸而遭遇鬼的攻擊,為了保命,他將鬼引到悲鳴嶼和孩子們居住的寺廟中,收走藤花香爐,間接導致孩子們被殺害,悲鳴嶼背上殺人冤罪,在墮姬和妓夫太郎死后成為新的上弦之陸。最后被善逸以「漆之型火雷神」斬殺。

    下弦

    魘夢魘夢(えんむ)
    「下弦之壹」,眠鬼。外型為黑色中長發,穿著洋服的男性,其血鬼術能夠強制對手進入睡眠并作夢,可以控制夢境中的人事物,只有在夢中自殺才能醒來,自稱最喜歡看別人的不幸與痛苦,可以讓他宛如作夢般幸福。
    對鬼舞辻處決所有下弦的暴虐行為絲毫不畏懼,被鬼舞辻相中逃過肅清,并被給予其"血液",讓他去執行殺死柱和炭治郎的任務,于是他潛伏在炭治郎等人搭乘的列車上,以自己的血鬼術先讓全車乘客陷入沉睡,隨后并讓幾個人類部下利用特殊的繩子進入炭治郎等人夢中的精神層面,企圖破壞其"精神之核"讓他們變成廢人再殺害,然而計劃很快就失敗,被先醒來的炭治郎砍下頭顱,但實際上已經成功拖延時間讓自己與列車融為一體,以車上兩百多名乘客為人質讓炭治郎不知所措,但隨后伊之助與杏壽郎也跟著醒來,并很快就在車頭找到本體的頸骨,雖然一直以催眠防礙炭治郎與伊之助,卻因為伊之助戴著頭套讓他無法辨認其眼睛位置而開始驚慌,被炭治郎以"火之神神樂碧羅天"擊殺。死前在只剩一顆眼珠的情況下怨恨著自己敗北這惡夢般的事實,最后消失無蹤。
    全名是魘夢民尾魘夢民尾(えんむたみお))。
    累(るい)
    「下弦之伍」,蜘蛛之鬼。外型矮小的白發少年,表面上扮演那多蜘蛛山鬼家族的幼弟,卻是他們實質的領導人,以"家族羈絆"為由,對手下施行高壓統治,血鬼術是從手中使出比日輪刀還要堅硬的蜘蛛絲線,也可以把能力分享給其他的鬼使用。
    人類時期體弱多病,連走路都覺得困難,被鬼舞辻以同情為由賜予血液成為"鬼",雖然獲得強韌身體,卻也開始了需要吃人的日子,這樣的轉變讓父母感到恐懼,甚至想要殺死他,絕望之余,也讓他對"羈絆"產生了扭曲的想法,在那多蜘蛛山與炭治郎展開激斗,由于見識到炭治郎與禰豆子的合作無間,認為這就是他所尋找的羈絆,打算將禰豆子占為己有,后雖被兩兄妹合力砍下頭顱,卻沒有死亡,就在滿腔怒火打算殺死兩兄妹時,被即時出現的富岡義勇給擊殺。
    死前看見炭治郎憐憫的眼神,再度想起在父母自殺身亡前,滿是虧欠與懊悔的話語,讓他意識到了自己的想法其實是錯誤的,靈魂在地獄徘徊時,看見了父母正在等待著他,最終懷著對父母的歉意,親子三人相擁而泣一同消失在地獄的業火當中。
    全名是綾木累綾木累(あやきるい)。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91票獲得第16名。
    下弦之貳?參?肆?陸下弦の弍?參?肆?陸
    在下弦之伍戰敗后,皆被認為下弦毫無成果與用處的鬼舞辻無慘處決。
    響凱響凱(きょうがい)
    原「下弦之陸」,鼓鬼,雙肩、雙腿、背部、腹部黏著大鼓的原下弦之陸,血鬼術是「擊鼓」,敲擊大鼓后可以改變建筑物內部空間的以及憑空使出爪擊,因為食人的能力日漸退化而被鬼舞辻剝奪數字,為了重回這個位置而不斷找尋擁有"稀血"的人類(吃下一個稀血的人類就等同于吃人五十甚至一百個人類)。
    然而就在好不容易捕獲一名叫做清的稀血少年時,出現了另外兩只鬼與他爭奪獵物,并將其背后的鼓給扯下來,目擊這個情況的清奪下了鼓并且借著敲擊改變空間不受鬼的攻擊。人類時期是一名文筆作家,因為其作品被批評的一文不值,憤而殺死踩踏稿紙侮辱他的前輩,在與炭治郎的戰斗中,發現炭治郎都刻意避開了他房內的文稿,死前問到自己的血鬼術是否厲害,炭治郎則回應"很厲害",讓他對自己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人所認同感到高興,隨即流著淚消失。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30票獲得第20名。

    其他鬼

    珠世珠世(たまよ)
    與鬼舞辻對立的鬼。在炭治郎去東京府淺草遇到麻煩時出手幫忙的女性鬼,年齡有兩百多歲以上。是一名醫生,與炭治郎一樣想要殺死鬼舞辻。
    人類時期患了絕癥,為了能在活著的時候看到孩子平安長大,被鬼舞辻欺騙變成鬼手刃了自己的家人,自暴自棄下誤入吃人的歧途,為了贖罪,她第一個成功脫離鬼舞辻無慘掌控,變得和彌豆子一樣不吃人,只要飲用少量的人血也能活下去,并成為一名醫生隱居起來,用自己的血把人變成鬼借此幫助無法治愈或是不久人世的病患,但是都會先征求病人的同意。其間遇到同樣患有絕癥的愈史郎并將他變成鬼。
    血鬼術為"惑血",可以隨意操縱自己的身體的能力,例如解開詛咒、讓自己的血發出香味讓人出現幻覺。
    淺草篇看到炭治郎喊鬼為人并試著救助鬼而被打動。認為任何傷病都有相應的藥物跟治療方法,因此認為鬼能夠變回人類。不過現階段尚未有能力將鬼夠變回人類,她希望炭治郎盡可能去搜集十二鬼月的血液,同時也讓自己養的貓將血液帶回來做研究,為避免貓被敵方發現而讓愈史郎用血鬼術隱藏起來,在發出喵叫聲之前都不會現形,叫第二聲后就會再度隱身。
    在產屋敷積極的尋找下被尋獲,前者提出了合作打倒鬼舞辻的提案,在產屋敷自爆犧牲后以自己研發出可以讓鬼恢復成人類的藥物突襲鬼舞辻,雖成功牽制住對方,但自己也受到重創,只能在無限城中無奈等待鬼殺隊成員的到來。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38票獲得第18名。
    愈史郎愈史郎(ゆしろう)
    與鬼舞辻對立的鬼。跟在珠世身旁,也是被她變成鬼的人。
    脾氣暴躁,喜歡著珠世,認為她生氣的臉也很美麗,因此討厭著任何和珠世有所接觸的人,尤其是炭治郎。擁有與視線有關的血鬼術,能靠此遮蔽他人的視線或是讓人看見平常看不到的東西,可透過符咒發動。跟珠世一樣不吃人只要飲用少量的人血也能活下去,甚至需求量比珠世還少。
    在第一回人氣投票結果中,以145票獲得第17名。
    佛堂鬼お堂のおに,聲:綠川光
    炭治郎在彌豆子之外第一次遇到的吃人鬼。因為被炭治郎在一間小佛堂目睹了他正在吃人的情景而隨即對炭治郎展開攻擊,雖然擁有優秀的再生能力與恢復速度,終究還是被兩兄妹合力擊敗,本來因為不是被日輪刀擊敗所以還沒有死,但炭治郎在想著如何殺死他這方面猶豫太久,讓他被黎明的陽光曝曬化為灰燼。
    手鬼手鬼(ておに),聲:子安武人
    身體纏繞大量手腕的異形鬼,47年前在江戶時代被鱗瀧捕捉并封印在最終試煉的場所中頑強地生存著,吃了50個人。因為憎恨抓住自己的鱗瀧,于是以鱗瀧所雕刻的消災狐面為目標,殺害他的13位弟子,對自己堅硬的脖子非常有自信,在最終試煉時打算吃掉炭治郎達到第十四名弟子的目標,被炭治郎找到其空隙之線后以"壹之型?水面斬"斬首,死前因炭治郎對它的憐憫,憶起人類時期的往事后流淚消失。
    沼鬼沼鬼(ぬまおに)
    穿著忍者般的服裝的長發鬼,擁有分裂和將目標拖入沼澤空間的血鬼術。分裂成有自主意識的一本角?二本角?三本角三身一體行動,將滿16歲的女孩捉走殺害,認為如果不馬上將獵物吃掉就會變得不新鮮,并會把她們的發飾作為收集品,被炭治郎與彌豆子所殺。
    朱紗丸朱紗丸(すさまる)
    手鞠鬼,鬼舞辻的直屬部下,外表為穿著服的短發童女,以玩弄對手為樂,操縱手中的不斷增加手鞠攻擊,威力大到足以破壞建筑物,甚至可以利用矢琶羽的血鬼術任意改變手鞠的移動軌道,因為難以應付,于是珠世使用血鬼術白日的魔香導致她無意間自白,被鬼舞辻的「詛咒」(破壞肉體)給殺死。
    矢琶羽矢琶羽(やはば)
    箭頭鬼,鬼舞辻的直屬部下,外表為閉著眼睛,有著重度潔癖的神經質青年,血鬼術為「紅潔之箭」,利用手掌上的眼珠操縱一般人無法看見的箭紋攻擊對手,在鬼舞辻的命令下與朱紗丸前往珠世的住處襲擊炭治郎等人,其血鬼術一度讓炭治郎陷入苦戰,后被炭治郎(讓自己的招式與箭紋在相同的方向回轉)給擊殺。
    那多蜘蛛山的鬼家族那多蜘蛛山の鬼の一家
    住在那多蜘蛛山的一家五口的鬼家族,雖然表面上以"父親"或"母親"等來稱呼,實際上卻是由自稱"弟弟"的十二鬼月之一·累所統治的集團,完全沒有血緣關系,全員都因為分得累的血液而擁有蜘蛛能力的血鬼術。
    父親
    外型為有著蜘蛛臉孔的巨漢,鬼家族中唯一臉孔不像人類的成員,一旦癇癪發作就會毆打媽媽,沒有理性和智能,卻擁有肉體強化的血鬼術(超乎尋常的體能和恢復力)。在那多蜘蛛山篇與伊之助交戰,被伊之助砍下右臂后逃走,再次遇上的時候被砍的部位卻已經痊愈了。并通過蛻皮得到強化,讓身體變大一圈,皮膚也變得異常堅硬。在即將掐死伊之助之際被出現的富岡瞬間殺死。
    母親
    鬼家族第一個登場的成員,擁有用絲線操縱他人的血鬼術,原本是個的少女鬼,由于性格膽小加上做事又總不順累的意,雖扮演"媽媽"的角色,在家族里卻完全沒有立場,加上時常遭到爸爸暴力相向而過著恐懼日子。操縱來到那多蜘蛛山執行任務的鬼殺隊成員相互殘殺,與擊破她血鬼術的炭治郎戰斗后敗北,自愿讓炭治郎斬首,因為炭治郎給予了"慈悲的斬擊"而被其溫柔善良的心所打動,甚至從他溫柔的目光中,想起了自己曾經是人類時的記憶,死前提醒炭治郎那多蜘蛛山有十二鬼月的存在,
    哥哥
    外表是人但身體卻是蜘蛛的異形鬼,擁有能把自身的毒注入對方體內將其變成聽命于他的"蜘蛛"的血鬼術,在那多蜘蛛山篇與善逸交戰。使用事先被變成蜘蛛的人類在善逸身上注入毒藥。雖然讓善逸因毒藥而攻擊威力變弱,,但仍被他的劍技「霹靂一閃六連」瞬間殺死。最后在不了解自己發生了什么事的情況下摔落在地上。
    姊姊
    外表為身著白衣的少女鬼,擁有能從手掌噴出絲將對手包覆成一個繭狀融化殺死的血鬼術,因為害怕任務失敗被累懲罰而聽命去殺死更多鬼殺隊成員,在打算對鬼殺隊的村田下手時遇上蟲柱胡蝶忍,因為實力相差太大而向胡蝶乞求饒命,結果卻被胡蝶戳破了謊言(她自稱自己只吃了5個人,但實際上卻是80個人),拒絕胡蝶的拷問而反擊反被她親手毒殺。
    淺草的男性
    在淺草被鬼舞辻劃傷頸部變成食人鬼攻撃妻子的男性,后經由珠世調配的藥物找回理性,血鬼術是操控能變成荊棘的肉塊種子困住對手。

    制作人員
    原作:吾峠呼世晴
    導演:外崎春雄
    人物設計、總作畫監督:松島晃
    輔助人物設計:佐藤美幸、梶山庸子、菊池美花
    道具設定:小山將治
    美術設定:木村雅広
    概念藝術:衛藤功二、矢中勝、竹內香純、樺澤侑里
    攝影監督:寺尾優一
    3D監督:西脅一樹
    色彩設計:大前佑子
    編集:神野學
    音樂:梶浦由記、椎名豪
    音樂制作:Aniplex
    企畫:巖上敦宏、大好誠、近藤光
    制片人:近藤光
    系列構成、劇本、動畫制作:ufotable 
    制作:集英社、Aniplex、ufotable
    主題曲
    片頭曲「紅蓮華」
    主唱、作詞:LiSA,作曲:草野華余子,編曲:江口亮

    每集標題:

    33動漫

鬼滅之刃評論

免責權:本網站為網友收集各大視頻網站最精彩的動漫內容,是一個完全免費在線觀看的,如果侵犯了大家權利請盡快通知我們郵箱dm137com#gmail.com 我們會盡快刪

CopyRight 201933dm.net晝夜動漫-無修動漫-bl動漫 國語動漫愛好者群 100137031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查